“下次能在电视上公开答辩更好”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东财教务处_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池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商报记者 卢艳艳

  7月28日,河南开封尉氏县大桥乡产生了新的乡党委书记。

  与往常不同,这个乡党委书记不是由组织提名产生,而是公开竞争,由普通党员投票选出来的,是该乡首位“公推直选”的党委书记。

  当选者康青峰说,选举过程中他非常紧张。以往谁当乡党委书记,上面提名很重要,这次谁当乡党委书记,基层党员说了算。

  A

  两人PK争当乡党委书记

  28日上午,在尉氏县大桥乡中心校的操场上,两个“对决者”康青峰、马军民正在谈乡里未来的发展思路,前者是大桥乡乡长,后者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台下,862名普通群众党员仔细听着,谁能当乡党委书记,决定权在这些群众党员手里。

  崔元子是个有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之前他在太原打工,得知要“公推直选”乡党委书记,立即搭车回家参选。“这种模式很新鲜,头回见,这也是我的权利,选谁不选谁,我也有发言权。”

  崔元子不认识这俩人,但听群众说,康青峰在乡里干了两年乡长了,业绩不错,群众基础好。听完演讲后,崔元子仔细看了看两人的简历,将票投给了康青峰。“他演讲也不错,基层经验丰富,应该能带好全乡人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党员将票投给了马军民,“他多年在机关工作,对政策把握会更好,应该不错。”

  30分钟后,计票结果出来了,康青峰763票,马军民95票,康青峰高票当选大桥乡党委书记。

  而此前,康青峰、马军民一路过关斩将,通过“18进6”、“6进3”、“2进1”,最后才胜出。

  崔元子说,跟以往选举不同,这次一般党员可以选党委书记,行使权利更直接、更到位。从前,换届选举时,一个村里派出几个党员代表,听下结果回去传达即可。“这次是让群众和一般党员满意,不是只要领导满意就行。”

  B

  竞选者演讲时手发抖

  大桥乡大桥村一位宋姓党员笑着说,康青峰演讲时手时常发抖。

  “我当时真的很紧张,一直没脱稿。”面对全体党员,康青峰郑重承诺,到今年9月底,一条投资400万元连接大李庄、大桥等7个村庄的路将修好。

  康青峰今年40岁,历任小学教师、中学教师、共青团尉氏县委副书记、书记,邢庄乡副书记、乡长,现任大桥乡党委副书记、乡长。

  “从前选举,上面提名、领导满意很重要,这次,能不能当党委书记,群众党员说了算。”而且,大桥乡有能力的人也很多,群众党员参与投票,结果难测。

  看到结果后,康青峰松了口气。但他又有了新的忧虑:“对全体党员的承诺,当选后不能不兑现,群众都看着呢。”

  康青峰认为,自己胜出的原因在于基层经验丰富,老百姓相信他的实际工作能力。

  与康青峰不同,马军民则分外谨慎。他先请示了上级领导,领导过来后,马军民才说话。

  “这是响应党的号召。”马军民说,知道要公推直选消息后,他赶紧报了名,“这是一个展示能力和锻炼的机会”。

  马军民比康青峰小1岁,他自认为基层经验不多,历任城关镇中学教师,县委办公室科员、机要局副局长、局长,现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马军民说,当过6年老师,演讲时一点都不紧张。按要求,每人有15分钟的发言时间,马军民在家里“备课”时总超时。但到演讲时,只讲了12分钟多。马军民普通话很好,但为了拉近距离,演讲时他用的是当地话。

  这次落选,他服气。“整个过程公开公平、透明,落选是因为多年在机关工作,纸上谈兵多些。”马军民说。

  C

  对参选者设限多 保证当选者素质

  开封市这种全新的“公推直选”的选拔模式是从今年7月初正式开始的。

  今年春节,开封市召开新年工作会时提到,进一步扩大党内民主,创新党的基层组织选任方式。恰好,尉氏县大桥乡前任乡党委书记升任副县长后留下空缺,开封市委组织部考察后认为该乡的基层党组织比较健全,就将大桥乡定为“公推直选”乡党委书记的试点乡。

  从确定“公推直选”,到选举结束的近一月时间里,每天尉氏县电视台都会播放公告,让老百姓了解公推直选的意义。因宣传到位,连街上的老百姓和村庄的村民都知道这个事。

  “全县所有的党员,只要符合条件的都有机会参选乡党委书记。”尉氏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刘四保说,在广泛动员的基础上,采取个人报名参选和组织推荐相结合的办法产生候选人。

  “公推直选”文件规定,报名者必须符合具有本科以上文化程度、40周岁以下、现任正科实职等条件。

  “单是本科以上学历、正科实职等要求就刷掉不少人。”刘四保说,“设置这些限制是为了保证乡党委书记的素质。”最终,全县党员干部有35人报名,18人通过了严格的资格审查,进入初选。

  一位落选者说,虽然此次选举有“关卡”,但如果没有此次突破性的举动,自己连报名参选的机会也没有。

  D

  三阶段对决 PK过程跌宕起伏

  进入初选的18人中,身份有老师、乡长、乡党委副书记、机关公务员等。

  康青峰说,听说有18个人进入初选,且大家的工作经验、工作经历差不多,他心里也没有底,最后“鹿死谁手”很难说。

  7月13日选拔开始,尉氏县委召开全委会,33名县委委员无记名投票,并公开唱票、计票,从18名候选人中选出6人进入下阶段。

  “全委会参与投票,这是党管干部的体现。”刘四保这样解释。

  第二阶段,6名候选人来到大桥乡,大桥乡政府召开候选人预备人选推荐会,由122人组成的投票团对6人进行无记名投票。投票团中有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乡党委、政府全体干部职工,各行政村党支部书记、副书记,村委会主任等,当场唱票、计票,产生了3名候选人预备人选。

  “设计这个环节,能够进一步确保乡党委书记的素质。”刘四保说。

  随后,这3个候选人的名单被贴到街上公示,公布监督电话。刘四保说,5天公示期内,没接到一例举报电话。

  根据程序,3名候选人公示后,将取前两名进行“终极对决”。而这两人,正是马军民和康青峰。接下来他们的命运,就由普通党员来决定了。

  县委组织部给了两人5天时间到乡里调研,以便他们演讲时能“说服”群众党员。全乡24个行政村,康青峰跑了一遍,问清了党员最关心的事儿,演讲稿改了10来遍。“压力太大了”,康青峰反复说这句话。

  参加“公推直选”的开封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志伟当日评价说,“18进6”、“6进3”、“2进1”,三次投票都做到了当场投票、当场计票、当场宣布结果,将整个选拔过程公开透明化。

  E

  “公推直选”模式受好评 期待电视直播答辩

  开封市民陈强是在网上看到开封“公推直选”乡党委书记的消息的。他的疑问是,里面有没有贿选?为什么最后全乡普通党员发挥民主权利时,只剩下两个竞选者?

  尉氏县委组织科科长宋领安说,这次选举非常透明,整个过程有纪委、媒体监督,并有明确的纪律要求。

  党员崔元子说,他从太原回来花了100多元的车费,是自费。“花点钱没啥,选一个好书记对农民来说比较重要,如果选不好,群众的利益就没有保障,吃亏的还是群众”。

  的哥宋先生不认识康青峰和马军民两个人。但既然大家选上了康青峰,他相信选举结果。他从前听说选村干部有发洗衣粉拉选票的事儿,这次没听说,“挺透明的”。

  在外地的党员不回来也是组织者此前担心的一件事儿,因为按照党章和基层组织选举工作条例,参选的党员数不能低于党员总数的80%,而当地绝大多数都是农民党员,有相当一部分在外务工。“但这次,没要求党员必须回来,完全靠党员自觉。”宋领安说。

  事实证明,选举当天,全乡904名党员中,到场862名。组织者认为这是宣传到位、党员民主意识高的结果。

  “这次活动只是探索,以后可能考虑增加公开答辩等环节。”刘四保说。

  选举当日,开封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吉炳伟说,这次“公推直选”设置的岗位比较少,参与的领导干部也不太多,显得有点单薄。

  在尉氏县下发此次活动的文件上说,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积极探索“公推直选”方式,将更大的推荐权交给群众,把更大的选举权交给党员。 

  陈强说,下次能在电视上直播竞选者公开答辩更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让所有人都能看着。”

  【语录】

  “我当时真的很紧张,一直没脱稿。” —— 当选者康青峰

  “因为多年在机关工作,纸上谈兵多些。” —— 落选者马军民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让所有人都能看着。下次能在电视上公开答辩更好。”

  —— 开封市民陈强

  “这次‘公推直选’设置的岗位比较少,参与的领导干部不太多,显得有点单薄。”

  —— 开封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吉炳伟

  “这次活动只是探索,以后可能考虑增加公开答辩等环节。”

  —— 尉氏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刘四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