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虹:平时学英语减压 未来不会专业去做娱乐 体育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东财教务处_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池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张虹

人民网北京4月5日电(杨磊) 在刚刚结束了2015-2016赛季的全部比赛之后,索契冬奥会速度滑冰冠军张虹迎来了她一年中唯一一个假期,而这短短的一个月假期,张虹也没有闲着,她在访谈中透露,自己刚刚参加完博士考试,正在等待录取通知书。

“冬季项目运动员的赛季是从每年10月份到第二年的3月份,我们每年3月末到4月末的时候会放大概一个月左右时间的假,一年只有这一个假期。我现在也正在享受这个假期当中。”虽然假期有限,但是张虹说自己除了训练和比赛,最喜欢旅游,但是真正能够成行的机会很少,“很多朋友也经常问我平时除了训练比赛还喜欢做什么,我说喜欢旅游,他们就特别惊奇地看着我,你成年在空中飞来飞去,满地球跑,怎么还喜欢旅游。但是每次都只是想想,每个赛季过去之后就特别疲劳,除了忙些活动、采访之外,我还是会在家陪家人。因为毕竟一年回家的时间还是比较少。”

2015年,张虹从东北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今年3月中旬,她又报考了博士,现在正在等待录取通知书。“ 虽然还没有等到,我觉得还好,毕竟还是做我专业的论文。还是关于体育的,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比较擅长的。”

作为现役运动员中少有的博士生,张虹希望自己在年轻的时候可以接触更多的东西,她说:“我觉得现在运动员发展更全面了,不像原来每天只训练,因为我们有很多时间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我也希望自己在年轻、有精力的时候可以接触到更多的领域,也希望自己发展得更全面一些。”

要对得起“女神”这两个字

索契冬奥会后,身材高挑、相貌出众的张虹被网友称为”女神“,而在张虹自己看来,”女神“不仅仅是一种荣誉,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张虹的微博现在有73万左右的粉丝,张虹说:“我并不觉得他们是粉丝,更多的是支持我,而且当我拿不到第一名或者发挥不好的时候,我会听到他们对我的鼓励,而不是评论、批评,我觉得这是幸福的。正是因为大家对我的支持和信任,我觉得我需要把各个方面做得更好一些,对得起‘女神’这两个字”。

除了“女神”之外,奥运会冠军、申冬奥形象大使,张虹的头衔越来越多,“我得到很多荣誉的同时,并不只是一个荣誉或者一个奖项,更多的是鼓励我以后要做得更好,这是一种责任吧。”

教练给了我乐观的性格 两人八年没闹过矛盾

从2008年改项到2014年夺冠,张虹用了短短6年时间就从一名短道速滑运动员站上了速度滑冰奥运会的领奖台,这一切张虹都归功于自己的教练和训练团队。她说:“我的金牌并不是我一个人或者我和教练两个人达到的,而是我们整个团队的努力才能达到这一点。”

别看张虹场下嘻嘻哈哈、性格开朗,一站到赛场上就变得异常认真,她说:“我现在的心态,特别要感谢现在这个团队,包括我的教练、队友,是他们给了我这样一个状态。之前在短道速滑的时候,我觉得在运动生涯最挫折的那个阶段,可能说得夸张点,一年多连乐都没乐过。2008年,我跟现在的教练一起训练,拿到奥运冠军的时候,配合了整整六年的时间,这个团队,他们给了我非常好的训练气氛,我觉得这是最幸福的。”

“当时刚到这个团队中来,我那几天成绩没什么提高,但是每天特别开心,教练就说你是不是没长心啊,你心怎么那么大啊?他觉得一个运动员的上进心、要强心应该是摆在第一位的,但是我觉得我不会表现出来,很多人说我上训练场上就变身,或者上比赛场变身,和我平时完全不一样。我觉得因为我就是运动员,我只有在场上认真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用去把那种霸气的劲拿到生活中来,这就是我的性格。”

新的教练团队不仅仅给了张虹轻松的训练氛围,更是他们无私的付出让张虹在2014年拿到了奥运金牌。张虹说:“2014年索契拿完冠军之后很多人问我,你和你教练是怎样配合的,我俩一回想,到现在八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没有不统一的意见。”

“我觉得这是信任的基础。不管朋友、队友、家人或者教练,如果没有信任的基础,就不会维持很好。所以我觉得我和教练真的配合得非常默契,一直都是他在出计划,我在执行,我对他的计划从来没有异议,而他对我的训练完成质量也是放心的,也就是这一点能让我俩走到速度滑冰的最高点。再就是队友对我积极的配合,他们对的我帮助完全没有私心,我们很多男队员有的时候会放弃自己的训练配合我的训练,我觉得这就是这个团队的付出,我的金牌并不是我一个人或者我和教练两个人能达到的,而是我们整个团队的努力才能达到这一点。”

平时学英语减压 不唱KTV不看电视剧

张虹平日里喜欢自拍,还自诩为“吃货”,但是作为运动员,对自己的日常生活还是要有严格的控制。谈到平时自己减压的方式,张虹表示是学英语。

张虹说:“我也是从去年开始学英语,给自己报了一个网上教学班,因为我经常走,不会在一个地方,可能每天会抽出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学英语。我觉得只要不去想训练、想比赛,就是一种减压的方式。虽然现在英语基本的交流还可以,但是我觉得基础毕竟还是差一些,还要继续学。”

1988年出生的张虹还不到30岁,但是她觉得自己和年轻人不太接轨,“我基本上没有去过酒吧、KTV,也很少看电视剧,我经常会看一些美国电影,因为也是练英语的同时去增加语感。我觉得天天泡电视剧,我个人不太喜欢,包括综艺节目,我觉得看完之后不会让你的内心的知识增加更多,浪费时间。”

“我身边的朋友都特别了解我,知道我不太爱去,她们也不会叫我,但是她们去过之后跟我讲,我会很耐心地听。”

渴望参加北京冬奥会 无论拿第几都有意义

在谈到2022年冬奥会时,张虹表示非常希望能够在家门口参加比赛。

现在距离2018年平昌冬奥会还有不到2年的时间,谈到目前的备战情况,张虹说:“还是和2014年一样,每天做好自己,每一堂训练课认真完成。我觉得最终成绩我并不那么期待,2014年索契冬奥会我也是这个想法,我在奥运会那一场比赛的时候把所有能量都发挥出来,不留遗憾,我就知足了。”

去年7月31日,张虹作为申冬奥形象大使,亲眼见证了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的历史时刻。如今北京已经进入到了冬奥会筹备阶段,谈到大使身份,张虹表示:“‘申冬奥大使’这个身份并不是在申奥成功那一天就结束的,我们六名大使在2022年之前一直有责任去宣传冬奥会,让更多人了解冬季项目,这是我们的责任。所以我也会让我自己的训练、比赛成绩更好,让大家更了解冬季运动。”

同时,出生于1988年的张虹也表达了参加北京冬奥会的渴望。“我特别想参加北京冬奥会,作为一名冬季项目运动员,在自己的祖国参加冬奥会,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无论拿第几,我希望我会站到那个舞台上。”张虹说,“德国选手佩希施泰因44岁还站在赛场上,2022年我才34岁,我觉得是有希望的。”

不会给运动员丢人 但不会进娱乐圈

刚刚结束了一个赛季的征程,张虹也终于有时间回家多陪陪父母。回想起自己从事体育的经历,张虹坦言是父母的坚持成就了今天的自己。“我之所有选择了滑冰,是因为小时候体质特别差,一个月打两次点滴,发烧、感冒是常事,练滑冰就是一个巧合,就是想锻炼身体。因为总是比同龄的小伙伴成绩好一些,最后就选择了专业这条路,当时父母也征求过我的意见。但是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不知道累,每天训练就当成玩一样,有父母的坚持才有我后来的成就。他们每天上班,还要起早贪黑地照顾我,送我去训练,那个过程真的很艰苦。”

但别看张虹现在成绩出众,其实在她小的时候也险些动摇过。“11岁的时候,我学过两个月游泳,报了一个初级班,我那个时候长得就高,但是关节特别软,适合打水,让我改练游泳。但那时我已经练了四五年的滑冰了,我妈妈说我的孩子已经能拿到全国青少年滑冰比赛的前几名了,所以不会去选择游泳。”张虹笑着说,“15岁时,在路上曾经两次被模特公司选中,让我去面试。他们说这小孩线条特别好,只要稍练形体就行,当时我的身高是1.72米,我妈妈就问了他一句,我姑娘以后有没有机会成为世界名模。模特公司的人说,世界名模身高底线是1米78,但是你女儿最多能长到1米74、1米75,所以她只能走国内的路线。我妈妈当时就说那不行,我们姑娘以后要当世界冠军。当时我特别震惊,因为那时候我连全国前八名都没有拿到,我妈妈就对我有那样的信心。”

夺得索契冬奥会冠军后,张虹的知名度急速提升,外形出众的她也被粉丝们称为“女神”。在一些颁奖典礼上,身穿晚礼服的张虹更是吸引了众多目光,当被问到今后是否会进入娱乐圈时,张虹肯定地说道:“我只能说不会给运动界丢人,但是我不会专业去做娱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