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说他“抠门”,但这件事上他很“豪气”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东财教务处_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池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标题:很多人说他“抠门”,但这件事上他很“豪气”

云龙县宝丰乡大栗树九年制学校校长朱月秋告诉记者,尹何春非常尊重知识、重视教育,他常说,他最敬佩、最尊重的就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村里的娃娃们没钱去上学,只要他知道或者群众找到他,他都慷慨解囊,帮助垫付学费或解决一些实际困难。

培养后代成才的事一定要支持

2002年,大栗树村坡脚村民小组村民杨绍勋的一对双胞胎女儿都在读大二,一个在昆明理工大学,一个在蒙自师专。当时家庭比较困难,为了给两个女儿交学费,能借的亲戚都已经借过了。为了能让两个女儿完成学业,杨绍勋向尹何春寻求帮助。

杨绍勋回忆,当天天一亮,他就带着两个女儿出发了,步行20多里的山路来到大栗树茶厂,找到时任大栗树村委会主任的尹何春。尹何春毫不犹豫地说:“你这是培养下一代,我肯定得支持你,两个娃娃的学费我借给你,以后如果娃娃学好本事,赚着钱了再还。赚不着钱,不还也没有关系,供娃娃上学是正经事。”2002年、2003年,尹何春共拿出21000元帮助杨绍勋的两个女儿完成了学业。

“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两个女儿的大学就很难读完了。”说到这些,杨绍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学生的安全、学校的建设,是尹何春最牵挂的事,大栗树小学附设初中成立九年制学校就是最好的证明。

走进学校,正是下课的时间,同学们或在操场追逐打闹,或是在玩乒乓球……今年54岁的杨新老师,是当年尹何春提出在大栗树小学附设初中成立九年制学校时派到大理师专委培的3名教师之一,她回忆说:“经过这么多年可以看出来,成立初中对我们村整体文化素质的提高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以前很多人小学读完后就不愿意再让孩子到外地去读初中了,失学率很高。附设初中成立后,从第二年开始,有些在县城和外地读书的学生也回来读初中了。建立了初中,不仅减轻了学生的家庭经济负担,方便了学生上学,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农村失学问题。”

“大栗树村现在起带头作用的基层干部大多数都是从这个学校毕业的,包括我自己也是这里毕业的。尹叔一直都非常关心学校的建设和孩子们的学习情况,他在世的时候,虽然年纪大,但每年学校搞活动,他都会来参加,学生期末考试的时候他也会来看孩子们的学习情况。”朱月秋深情地回忆说。

朱月秋还告诉我们,就在尹何春去世的前几天,还和他商量学校门口路段拓宽的事情。尹何春把学生的事、教育的事始终放在心上。

多培养出一些人才来

云龙县团结乡党委书记施建辉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云大附中”——云龙大栗树小学附属中学的毕业生,他说:“自从上大学后就是大栗树茶厂的人。”

1996年,施建辉考上云南农业大学茶学专业,那一年他的哥哥刚上大二,要供两个大学生上学,家庭压力非常大。尹何春得知施建辉被茶学专业录取时非常高兴,他对施建辉说:“只要你愿意,每个假期你都可以来茶厂上班,我按照中专毕业生的标准给你开工资;上学钱不够的话,直接来找我。”施建辉心里明白,这是为了不伤害自己自尊心和自信心的“变相资助”。

从2000年到2007年,施建辉在茶厂工作了7年。他告诉我们,尹老是一位很节俭的人,很多人都说他“抠门”,同他出差吃饭就是一荤一素一汤,吃住用都不讲究排场。但是他在资助、帮助家庭困难的学生时从不吝啬,为当地的教育、公益事业付出了很多,花这些钱他也从不心疼。

“尹厂长跟我说,厂里的人家庭有困难、孩子优秀的,要给予帮助,这样才能多培养出一些人才。”大栗树茶厂党支部书记、办公室主任卿会明介绍说,现在大栗树茶厂还长期资助着9名贫困学生。

记者 李百祥 见习记者 关友芳 文/图

编辑: 马丽芳

审核: 杨磊 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