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夫考取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图)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东财教务处_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池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7月16日,蔡伟展示复旦大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7月16日,蔡伟(左一)的朋友们祝贺他被复旦大学录取为研究生。新华社发(李铁成 摄)

  近日,辽宁省锦州市下岗职工、三轮车夫蔡伟被录取为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中国古典文献专业2009级博士研究生。蔡伟仅有高中学历,但他对古文献研究,尤其对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研究情有独钟,在工作之余刻苦自学,终于“修成正果”,梦想成真。新华社发(李铁成 摄)

   考研故事:蔡伟,从三轮车夫到复旦博士

  今年3月,在北大、复旦等三位著名教授的联名举荐下,以蹬三轮车为生、仅有高中文凭的蔡伟参加了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的博士生考试,一时引起轰动。

  面对记者,蔡伟有点局促:“希望能够考上,但如果考不上,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修读古文字。”

  “光华楼27层”有个高中生

  复旦大学光华楼,是以“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校义命名,这是一幢国际一流的教学大楼。

  光华楼27层,是复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从2008年9月起,只有高中文凭的蔡伟,成为了这里的一员。

  研究中心的几位老教授一般在中午12点来看书,第二天凌晨三四点才回家。睡一觉后,重复前一天的生活,看书时间每天基本达12个小时以上。

  蔡伟说:“这样的文脉激励着我、感动着我。”

   摆摊蹬三轮坚持自学20年

  蔡伟现年38岁,中等偏瘦的个头,衣着朴素。外表看,活脱脱就是一个街边摆摊的小贩。

  幼年时,蔡伟在临描书帖的过程中对中国古代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上了高中,他的语文成绩在学校出类拔萃,语文老师遇到生僻字都会找他辨认。不过他偏科情况很严重,数学、英语成绩糟糕。到了高三,大学对他而言已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他告诉记者:“高中毕业后,没能考上大学。进了一家橡胶厂做胶管工人,三年后,这家工厂倒闭了,十多年来就一直在摆摊。”

  蔡伟说:“我对古文字特别偏好,摆摊之外就在图书馆看书,图书馆里很多古籍不外借,就只好把整本整本的书抄下来。”

  蔡伟给记者拿出了几本以前自学时全文抄下的古籍。有些纸张正面是做账用的,他用反面的空白页抄;有些是别人已经用过的草稿纸,他利用空白处抄。“手抄本”的纸张已经泛黄,边角有些磨损。

  2007年,蔡伟的妻子生病了,他收拾了摊位,开始蹬三轮。

  大概有一年的时间里,为了生计,蔡伟不得不放下书本。谈到这里,他陷入沉思,时间凝固住几分钟后,他只说了一句话:“那时我心里很痛苦。”

   一个“佐子”叩开复旦大门

  一个在中国古文字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一直热切地关注着蔡伟。

  裘锡圭先生,现年75岁,晚年从北京大学落叶归根于出生地上海,目前在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1997年1月,裘先生在《文物》发表文章《〈神乌赋〉初探》,文中提及尹湾汉墓出土的简牍篇目《神乌赋》,其中的“佐子”不明其意。蔡伟写信给裘先生说“佐子”应读为“嗟子”,亦即“嗟”,是叹词。后来裘先生就在1998年第三期《文物》上,发表了《“佐子”应读为“嗟子”》,称蔡伟“其言甚为有理”。

  蔡伟对记者动情地说:作为一个民间古文字爱好者,能受到裘先生的关注,心里非常感激。

  2008年9月,利用《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的课题机会,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临时聘请蔡伟做助理研究。

  研究中心一位研究生向记者表示:一般研究生或博士生涉及较少的“子书”,蔡伟竟然也有很深的造诣。自己需要找很久的资料或史实,蔡伟能马上道出,并能迅速翻阅到某本书的第几页佐证。

  当记者向蔡伟提及此事,他说:“我只是读过很多遍而已。”

   三教授联名举荐考博士

  在现有学制下,无论蔡伟的学术造诣达到何种高度,一个只有高中文凭的中年人,暂不论博士,就连硕士或本科他都很难被录取。一般而言,考研究生需要本科或同等学力。而博士生的培养又与本科、研究生不同,是由教育部统一选拔人才,大学并无完全招生资质。

  2008年12月,裘老教授联名北京大学李家浩教授、韶关学院徐宝贵教授,上书国家教育部,请求特批蔡伟准考博士资格。随即得到教育部的肯定批复。

  据悉,三位教授为了能让蔡伟获考博士,还准备了另外一套方案。如果三人联名得不到批准,他们还将联名另两位学界泰斗,其中一位就是李学勤教授,他在历史和古文字研究中有一流的声望。

  蔡伟说:“我完全没有想到能有报考博士的资格,裘先生联名一事,我并不知情。只是后来到了要考博士的时候才知道。”

  最终,蔡伟考博士时考的是古代文学科目,他身边的同事们说:这样的科目就算对科班出身的研究生来说,都是困难的。但对他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眼下,考试成绩还未下发,但蔡伟周围的一群研究生和博士生,都称呼他为“蔡博士”或“蔡老师”。

  蔡伟对记者说:“考博士是裘先生以及学校给我的机会。对我自己来说,路还很远,能在古文字研究上做出贡献是最向往的,一辈子都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作为蔡伟读博主要推荐人的裘锡圭先生强调并不主张蔡伟曝光于媒体的聚光灯下,“对蔡伟,还有怎样培养的问题。他要是真的好,以后有学术成果出来,大家自然会知道。”

   量身定做培养方案

  蔡伟入学后,面对的将是不小的补课任务。

  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顾云深说,蔡伟入学后,必须先完成本科及硕士阶段的学业,再修读博士。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学校将在科目上做一些微调,比如可以免修英语,改修日语,一是蔡伟从头学起来容易些,二是日本也有同类研究,今后有益于他阅读国际学术报告。

  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教授说:“与科班出身的研究者相比,他的知识结构较偏。比如语言学、历史学、考古学的知识,都有所欠缺,需要恶补。”

  对此,裘先生也有同感。“把蔡伟招进来后,要对他加以训练,让他做一些实际的工作,多看一点文献。我们还要提醒他注意自己的不足,例如外语。尽管出土文献和古文字都是中国古代的东西,但已成为一门世界性的学问,要引用别人的成果,和别人交流,都需要外语。”

  顾云深表示,这种教授自主录取硕士或博士生的模式,明年试点将进一步推广到理工科和部分文科,经过若干年不断完善,最终实现全面施行。

  顾云深说,某种程度上,考试当然是最公平的做法。但如果把考试制度固化,推及到人才选拔的每一个层次,一些偏才、怪才就会失去机会,尤其是博士生阶段,需要的是对某一门学科特别热爱、愿意钻研、且有研究能力的学生,而不是最会考试的人。我们至少应把招博士生的权力还给教授,他们最有资格去判断什么样的学生最合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