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五班” 屡禁屡办为哪般 公办、民办初中“一起摇号”或为破解之道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东财教务处_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池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屡次被上海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叫停、处罚的“小五班”,今年暑假又出现“死灰复燃”的迹象。

  近年来,上海有些培训机构面向小学五年级学生,在暑假组织课外培训班,俗称“小五班”。组织者通常向家长承诺:将在培训班中对孩子进行培训、考试、排名,随后“掐尖”选择部分学生直接进入某些沪上知名民办初中。

  去年7月,复旦求是进修学院组织的“小学兴趣班”曾被家长举报称,它实为“上海兰生复旦中学小五班”。该兴趣班后来被杨浦区教育局以教学内容超纲和办学场所违规为由叫停。

  今天上午,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看到,有数百位家长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博成路850号世博展览馆门外等候孩子从疑似“小五班”下课。

   疑似“小五班”复现

  7月初,一则关于“兰生复旦小五班”即将开班的消息在许多微信群流传,引起上海家长的关注。7月5日,报名链接在各微信群内传播。

  7月6日,数百名家长聚集在位于上海黄浦区广东路500号的一处报名点。现场的一块白板上写着培训班的报名流程与时间地点;报名单上印有“核力教育”抬头和讲座信息,5次培训共收费1500元。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上述报名链接要求报名者提供适龄儿童的身份与学籍信息,其来源显示为“空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空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与之相关的网站备案有且只有上述报名网站。而“上海核力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经营范围为“中等及中等以下非学历业余教育(文化类)”,法人代表为葛晨捷。

  今天,是前述培训班时间表上所列的“第二次培训”。在培训处,有多位学生家长向记者反映,他们从微信群得知兰生复旦“小五班”开班的消息,随后报名参加。家长所掌握的信息显示,有超过1000名孩子报名参加这个培训班。家长认为,经过“小五班”的培训和考试,孩子可能获得升入名校的资格。

  下课后,记者看到上百名学生从教室内走出,学生自述今天培训的内容包括数学、英语和信息课。

  上海核力教育机构负责人葛晨捷向记者否认了“小五班”和承诺升学的情况存在。他表示,自己举办的只是“夏令营”。他说,“核力教育”是一所做编程教育的机构,本次培训的内容都是“素质类的”,包括创新大赛的开题和研究,信息、算法和数据结构,科技英语等,“是教育部批准的培训课程,希望借此舒缓家长们对孩子升学的焦虑”。

  葛晨捷说:“家长可能通过各种途径猜测,以为我们与什么机构有关,会不会有选拔,但我们是素质类的培训,是培养科创人才,(和机构)没有任何的关系。”

  此前,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要求“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培训成绩或证书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不得以面试、评测等名义选拔学生”。

  葛晨捷表示,培训班是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出台前策划举办的,如果停办,会被人质疑是否违反了规定,“因此会继续往下办”。

   “小五班”为何屡禁屡办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小五班”的故事在小学生家长群里传播已久。每一年,无论涉事民办中学承认与否、教育培训机构承认与否、行政主管部门叫停与否,“小五班”的传说都会得到家长的积极回应。

  这是一个有趣的循环:“小五班”被媒体曝光,培训机构立马予以否认,涉事的著名中学也忙不迭地站出来撇清关系;到了第二年,“小五班”继续出现,继续有“宁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的家长立刻掏钱。

  “我觉得‘小五班’肯定是存在的。”一个家长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两年前通过“小五班”考试排名,顺利进入现在这所民办中学,“有近2000人报名参加‘小五班’,先通过考试选取其中100多人参加培训,这100多人培训一个学期左右,再通过考试择优推荐给学校。”

  除了各种名目的“小五班”,家长们还坚信,上海市面上存在一种面向各类知名小学的“神秘考”。这种考试的“神秘”之处在于,它仅在小范围内针对知名小学的某一小部分学生进行,考试表现优异的,可以直接推荐给初中。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去年上海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叫停了多个知名初中的“小五班”,但此后个别知名初中以“小五班”被叫停前的培训期成绩为依据,重点挑选了一批学生入学。

  针对上述问题,上海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涉事初中校长都不止一次地站出来澄清过。上海民办初中、兰生复旦中学校长周萍去年就曾肯定地称:“我们没有办任何培训班,任何教培机构都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招生不需要‘小五班’。”

  记者了解到,目前上海的“小五班”存在“亦真亦假”的情况。一方面,确实有学生通过所谓小五班“飞行考”“神秘考”等渠道进入理想的民办初中;另一方面,一些机构打着“小五班”的旗号骗人。

  “只要它(培训机构)说自己是‘小五班’,家长就会蜂拥而至。假设你孩子本身就不错,考上了,你觉得是小五班的功劳;你孩子如果考不上,你觉得自己是技不如人被筛选下来了,很正常。你会去维权吗?”一名小学校长认为,这就是所谓“小五班”年年开办、亦真亦假、屡试不爽的最主要原因。

   破题“小五班”最终要靠“一起摇号”

  教育部《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明确要求,“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这被认为是彻底解决“小五班”问题的良方。

  “过去,我们要扶持民办教育,给了民办学校更加宽松的环境和政策,很多公办学校名校长、名教师出来到民办学校扶持一把;未来,我们要把公办和民办学校的差距逐步缩小,不能再由着他们‘挑人’了。”上海一所公办初中的校长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民办教育过去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及时代特点,当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为了激活公办教育的一潭死水,而大力扶持民办学校。

  这种做法确实在较短的时间里提升了上海的教育现代化水平,让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百花齐放。但近年来,民办学校“抢生源”的状况愈演愈烈,这些学校不仅提前“挑”走了优质的生源,还常常使用中英文双语、国内课程和国外体系课程结合的教学方法来培养学生。

  “不得不承认,民办学校抢走的部分优质生源,最后都去国外读书了。”这名校长说。

  记者了解到,民办初中可以“挑生源”,而公办初中的生源只能靠“系统分配”到对口辖区内户口的学生。另外,上海的民办初中整体水平较高,学费不低,很多民办初中有两套、甚至三套教材并行,学生学业压力较大。

  近年来,上海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在“公民平等”问题上下足了功夫,比如,此前主管部门出台了“公民同招”和“中考改革”等政策。前者将民办初中“提前招生”的资格取消,要求民办初中与公办初中同时招生,学生报了民办初中就有可能上不了对口的公办初中;后者则直接将公办重点高中的招生名额向“不挑生源”的初中倾斜。

  这些做法,都为即将到来的“公办民办一起摇号”埋下了政策伏笔。

  “我认为,今后民办学校只要报名人数超过招生人数,就应该像公办学校一样摇号。”前述公办初中校长说,只有在初中招生环节卡住“公民平等”这条线,亦真亦假的“小五班”才会随之消失。

  (记者 王烨捷 见习记者 魏其濛) 

猜你喜欢